Document

表里如一高仿手表网 - 最好质量的复刻手表、精高仿表网站

    安心购物保障——货到付款、终身售后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讯中心 > 手表行业、品牌资讯 > 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——钟表师傅王津

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——钟表师傅王津

2016-12-26
最近一部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的纪录片在网络上火了开来,而这部纪录片的主角之一——故宫钟表修复室王津师傅,备受年轻粉丝的追崇。这位气度儒雅、在故宫工作了近40年的宫廷钟表修复师,如今在网络被亲切称为“故宫男神”、“故宫郑少秋”。

  最近一部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的纪录片在网络上火了开来,而这部纪录片的主角之一——故宫钟表修复室王津师傅,备受年轻粉丝的追崇。这位气度儒雅、在故宫工作了近40年的宫廷钟表修复师,如今在网络被亲切称为“故宫男神”、“故宫郑少秋”。

我在故宫修文物

  16岁“进宫” 至今从业四十载

  采访约在下午两点,不到一点四十分,王津师傅就候在了会议室。会议室外,摆着他那辆从1986年骑到现在的凤凰牌自行车,车身斑驳,只是车座儿看上去被更换过。30年来修修补补,王津师傅上班离不开它。

  王津今年55岁,自16岁“入宫”,至今近40年。1977年,在故宫文物修复厂老厂长的带领下,王津第一次在没对外开放的各宫里走了一圈儿。西华门左拐,沿着红墙一直走,就到了坐落在曾是冷宫的“大北宫”,而钟表修复室正在这处院子里。王津后来的师父——马玉良,正在其中。“马师傅放下手里的活儿,问了问我喜欢什么。还给我开了几个修完的钟表,在桌子上又能动又能响,我觉得非常神奇。”

  就这样,师徒有了初次见面。又过了一周,当年的12月中旬,王津收到通知,让他到钟表室上班。从此,他在这座不大的院落里不大的房间内,开始了40年的钟表修复生涯。

我在故宫修文物

  钟表似迷宫 一座修了一年多

  “第一年不让沾文物,从练手感和认识工具开始。一年以后才开始修复最简单的宫廷钟表。”1981年,学徒4年的王津上手修复了第一件比较重要的文物——清代三角木楼钟。钟高七八十厘米,一个机芯带着三面表盘走针,非常少见。修复之前,钟表外形已经快散架,机芯也不走了。经过王津和木器组师傅的通力合作,机芯被重新拆散、清理、安装,开胶的外壳也被重新黏合。这座钟如今还在故宫钟表馆对外展陈。

  给王津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则是一件“变魔术人钟”。这座钟由瑞士钟表大师路易斯·罗卡特在道光九年制造,神奇之处在于,钟内有一个变戏法的老人,手中拿着豆子、小球。运转时,钟顶小鸟不断张嘴、转身、摆动翅膀,身下圆球随之转动,三个圆盘也同时不断变色转动。

  “从1998年开始就打算动工修复它,但一直没敢上手。”是什么让王津也心里“发憷”呢?这座钟共有1000多个零件,组装成了7套系统、5套机械联动,底盘的齿轮多得就像一个“迷宫”,“瑞士的专家也来宫里看过,这是公认的、世界上最复杂的西洋钟表之一。”

  机芯、开门坏了,链条断了……在徒弟亓昊楠的辅助下,王津前后花了有一年多的时间,才把这座钟修好。2010年完成修复后,这座钟表曾在荷兰展出半年,如今已被完好地入库保存。

  断齿如米粒 修复全都靠眼力

  “有时候我也出国转转。职业病,到哪儿都喜欢找钟表看。”王津为了世界知名的“大孔雀钟”特意去了趟俄罗斯,去西班牙皇宫也是专挑古董钟表参观。看来看去,他觉得“还是咱故宫的钟最好”,“要说构造精巧、功能复杂,故宫的收藏真是世界上无两的存在。”

  王津告诉记者,清代顺治、康熙、乾隆三位皇帝,尤其喜欢西洋钟表,“那是皇帝的高级机械手表玩具。”故宫钟表构造的复杂的程度,不是简单的钟表可以比肩,修复也没法使用现代钟表的标准化途径。故宫四代钟表修复师始终沿用着老办法。比如清洗液,使用的还是煤油。这是因为现代的清洗液腐蚀性太强。“前几代师傅修好的钟表,过了几十年还是保持得很完好,有的可能会有一层淡淡的氧化层,但绝不会有腐蚀的痕迹。”

  如果钟表的齿轮断齿了,修复必须手工再锉出一个尺寸正好的齿牙,再严丝合缝地“铆”上焊紧。王津解释说,“做出一个新齿轮不算什么,但那就不是文物了。”另外,齿轮的自然磨损也是现代工艺没法模仿的,必须用肉眼比对、修正,“不然你试试,肯定没法咬合。”

  有的齿轮60多个齿断了20个,本着最小干预的原则,也不会另换新轮,而是尽力补齿。“小的齿牙不到1毫米高,只能拿着放大镜,凭眼力修复。”王津的两眼视力一直都是1.5,今年体检忽然变成0.8了,“这是自然老化啊,没办法。”

  工作室人少 对传承仍有信心

  王津告诉记者,故宫如今珍藏着西洋钟表1500座左右,其中他上手修复过的有300来座,1000多座被几代修复师修复过,约还有300至500座在库房没有动过。余下这些没有被修复过的旧钟表破损程度更大,修复工期会越来越长,“小亓这代我看是修不完了。”此外,随着钟表收藏越来越完好、展览安排越来越密集,保养性修复可能会成为以后工作的重点,这都需要新鲜血液的注入。

  “2005年,曾有一个小孩儿要进钟表室,但后来又没来。那时候我还年轻,觉得将来总会有真喜欢这行的。”王津说,多年来也有不少人留意过这份工作,“有的孩子打电话咨询我,上来先问工资多少、分不分房。很多现实的因素都左右着人们的选择。”

  如今,钟表修复室里,还是只有他和徒弟小亓两人。但是王师傅对未来的传承挺有信心。“虽然现在工作室在编的就两个人,但是我们还要发展呢。”



相关阅读:

宝珀手表——《玛丽莲·梦露的巅峰时刻》

浪琴手表年度赛马收官 经典时计礼赞马术情缘

信念永恒 匠心传承 ---来自汝山谷积家大工坊的新年畅想

暂时还没有评论或咨询。您可以在此发表感想,分享观点,咨询问题。
总计 0 个记录,共 1 页。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